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無名氏 | 1st May 2007, 22:23 PM | 趣味話題 | (1054 Reads)
第四章 從李志綏對毛澤東的人身攻擊看李志綏的人格

李志綏和“回憶錄”的參與者們,利用李志綏所謂“二十二年”保健醫生的身份,在毛的生理和健康方面造了許多謠言。

就憑這一點,僅僅說李志綏沒有醫德是不夠的,他連做人的起碼道德都喪失了。

我們作為保健工作者,本不應該把保健對像的生理和健康狀況公諸於世。但是,由於李志綏在這個問題上公開造謠,我們就不得不公開辟謠,而且不得不引用一些毛澤東的病歷,以正視聽。



1、“性放縱”的污蔑

李志綏在“回憶錄”中說,他在一九五五年檢查了毛的前列腺,做了前列腺按摩。

且不說當時李志綏還不是毛澤東的保健醫生,他沒有為毛澤東檢查前列腺的機會,就是別的時候他也不可能做這種檢查。毛的一生中,直到老年,沒有這方面的病狀。我們仔細查閱了毛澤東的病歷和會診記錄。泌尿科專家曾多次為毛檢查身體和會診,但從來沒有哪一位專家給毛做過前列腺的檢查,更沒有做過前列腺按摩,病歷上沒有這方面的任何記錄。

李志綏在“回憶錄”中又說:“過了兩天”,“前列腺的檢查結果也出來了。毛的前列腺正常,但報告顯示他沒有生育能力”。這些話一看就是瞎編的,誰也沒有給毛查過前列腺,怎麼會有檢查結果出來呢?不但有結果,而且還有一個“他沒有生育能力”的結論,這不是荒唐嗎?

關於毛澤東有沒有生育能力這個問題,暫且不論。單就李志綏講述的“結論”得出的經過,就能看出他的破綻。李志綏在書中說:“我做了前列腺按摩,用試管裝了精液,拿回到辦公室。”從醫學上來說,如果李志綏真的做了前列腺按摩,能得到一些液體,那也主要是前列腺液。但只有對精液檢查,對男性生育能力的判斷才有價值。何況,李志綏的辦公室裡根本就沒有化驗儀器,如何進行化驗呢?

我們曾向在國內外享有盛名的、當年曾給毛澤東會診過的泌尿科專家吳階平教授請教。他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比利時皇家醫學科學院國外院士。他還曾擔任過周恩來的醫療組組長。他說:“前列腺按摩得到的主要是前列腺液,偶爾可能帶些精囊液,而精囊液不是精液。要確定男性有無生育能力,主要是根據真正的精液檢查,僅靠前列腺按摩得到的液體,不可能作出有無生育能力的結論。”他還說,他從未給毛澤東做過前列腺檢查。我們查閱了毛澤東病歷中的全部化驗報告,沒有見過一張關於“前列腺按摩液”或“精液”這一類的化驗報告單。

對毛澤東進行稍有一點特殊性的檢查,都要向上級報告,而李志綏最怕負責任,如果真有檢查前列腺以及有無生育能力的事,他是一定要向上級領導報告的。我們特地向當時任中南海保健處處長的黃樹則詢問。黃說:“李志綏沒向我報告過。”我們又問汪東興。他說:“李志綏沒有向我報告過,我沒有聽說做過這種檢查。”

李志綏沒有做過這種檢查,毛澤東無需做這種檢查,根本也不可能讓他做這種檢查,那末,李志綏為什麼要憑空捏造這一檔子事呢?他的目的很清楚,是想要用“沒有生育能力”為他們誣蔑毛“性放縱”等制造“根據”。

李志綏還造謠說毛澤東患有“滴蟲病”,這同樣是出於對毛澤東進行誣蔑的目的。

我們在毛澤東身邊做醫務工作多年,十分清楚地了解,毛絕未患過什麼滴蟲病。

我們到中央檔案館把積累了有幾十年的、堆起來有幾米高的毛澤東的病歷翻了不止一遍,把包括李志綏在內的毛的所有保健醫生所開具的化驗單,和包括李志綏及專家們所記載的病歷記錄(直到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逝世為止),仔細地一張一張地查閱,沒有見到任何有關滴蟲病的症狀的記錄。在數以千計的詳細的化驗報告中(也是直到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逝世為止),沒有見到一張關於滴蟲病檢查的化驗報告單。

關於這個問題,還需要向讀者指出,李志綏“回憶錄”中文版憑空說毛患有滴蟲病,英文版卻不講什麼滴蟲病,而誣蔑毛患有“性病”。黎安友的“前言”,在中英文兩種版本中也是如此。“滴蟲病”(Trichomoniasis)只是一種寄生蟲病,它與“性病”是完全不同的兩類疾病,這是常識。李志綏一伙在兩個版本中玩弄這樣的手法,正好反映出他們心虛,不敢在中國讀者面前造毛澤東“患性病”的謠言!



2、毛的生死觀

李志綏在“回憶錄”中說:“五十年代中期以後,他(按:指毛澤東)相信一些長壽藥,也想尋求這類藥。”“毛不斷求長生不死藥”。

這又是荒唐的編造。毛澤東從來就不相信什麼“長生不老藥”、“長生不死藥”。他多次向徐濤說過:“人哪有長生不死的?古代帝王都想盡辦法去找長生不老、長生不死之藥,最後還是死了。在自然規律的生與死面前,皇帝與貧民都是平等的。”

他還說:“不但沒有長生不死,連長生不老也不可能。有生必有死,生、老、病、死,新陳代謝,這是辯證法的規律。人如果都不死,孔老夫子現在還活著,該有二千五百歲了吧?那世界該成個什麼樣子了呢!”

對待生與死的問題,毛澤東跟吳旭君也多次談過。一九六三年十二月,羅榮桓逝世後,毛澤東對吳旭君說過:“在戰爭中我有好多次都要死了,可是沒有死。人們都說我命大,可我不信,我相信辯證法。辯證法告訴我們,有生就有死。”他還按邏輯學的原理說:“‘人都是要死的’,‘毛澤東是人’,所以‘毛澤東是會死的 ’。”

又有一次,毛跟吳說:“我死了可以開個慶祝會。你就上台去講話。你就講,今天我們這個大會是個勝利的大會,毛澤東死了,我們大家來慶祝辯證法的勝利,他死得好。人如果不死,從孔夫子到現在,地球就裝不下了。新陳代謝嘛,‘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這是事物發展的規律。”

他又說:“我在世時吃魚比較多,我死後把我火化,骨灰撒到長江裡喂魚。你就對魚說:‘魚兒呀,毛澤東給你們賠不是來了,他生前吃了你們,現在你們吃他吧,你們吃肥了好去為人民服務。這叫物質不滅定律’。”毛澤東從哲學方面,從自然科學方面,以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談生死問題,談得十分瀟灑豁達。

但是在李志綏等人的筆下,毛澤東卻被歪曲成另外一副樣子。毛晚年有兩次病情危重:一次是一九七二年,“回憶錄”中編排了好長的一段毛李對話,其中毛問李: “你看我還有救嗎?”另一次是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時,毛臨終前十分鐘,“回憶錄”有一段描寫,其中有張玉鳳向李的“傳話”:“李院長,主席問您還有救嗎?”請讀者注意,這兩次說的話幾乎一模一樣。

一九七二年那一次,吳旭君守護在毛的身邊,沒有聽毛澤東說過這樣的話。兩次參加醫療組的醫護人員和其他工作人員現今絕大部分都還健在,他們誰也沒有聽見毛澤東說過這樣的話。毛澤東從來就把生死看作是自然規律,對死無所畏懼。

一九七六年在他病危的時候,多種嚴重疾病同時向他襲來,他所承受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但他仍像平時一樣,關心國事,酷愛讀書。請看一九七六年九月八日毛澤東臨終前一天的護理記錄,現摘抄如下:


一九七六年九月八日

零時零分 體溫36.9℃, 脈搏103次/分, 呼吸21次/分, 血壓170/80(mmHg) 。看文件14'。按摩雙下肢,腹部人工輔助呼吸,有些微汗,生理鹽水噴口腔六下。

零時五十分 呼吸24次/分。看文件10'30'。輔助人工呼吸,按摩下肢。

一時十分 看文件15'30"。

一時二十九分 血壓150/70 (mmHg),T波倒置, ST段壓低0.15mv。(註:表示心肌缺血。)

一時四十分 主席自己使勁。馬上去看,發現尿床約200ml。

一時四十五分 血壓180/80 (mmHg)。看文件10'。

二時零五分 脈搏116次/分。看文件9'。爽身粉擦大腿。

五時十六分 有輕度紫紺(註:表示缺氧。),尿床200cc。

五時五十分 換枕頭及耳枕。看書7'。

十一時十五分 體溫37℃,脈搏102次/分,呼吸26次/分。雙手雙腳發涼。

十一時二十一分 嘴唇紫紺明顯。做呼吸器很短,不要。手指甲發紺。

十一時五十分 ST段壓低加深0.3mv。(註:表示心肌缺血加重。)

十二時四十七分 看文件21'。 液體滴數速(度)調至20gtt/分。(註:即每分鐘二十滴。)

十三時十五分 ST段壓低0.3mv。 出現二個室性早跳連續發生。(註:表示心肌缺血加重,並有一定程度的心律失常。)

十三時十八分 看文件12'。

十四時零四分 口唇、手指甲發紺明顯,給做呼吸器1'27'。

十四時零八分 繼續做腹部人工輔助呼吸。

十四時零九分 脈搏106次/分,呼吸24次/分。看文件18'。

十四時三十五分 血壓160/65 (mmHg))。看文件23'。按摩右上肢及雙腳。

十六時三十分 ST段壓低0.1-0.2mv,室性早跳一次。

十六時三十七分 看文件30'。 (註:這是毛澤東一生中最後一次看文件。此後,病情進一步加重,插上鼻咽管。)




根據上述記錄,九月八日這一天,毛澤東看文件、看書十一次,共二小時五十分鐘。他是在搶救的情況下看文件、看書的:上下肢插著靜脈輸液導管,胸部安有心電監護導線,鼻子裡插著鼻飼管,文件和書是由別人用手托著。

看了這個記錄,誰能不為毛澤東的堅強毅力而感嘆呢?誰還會相信李志綏的那套鬼話呢?這才是真實的毛澤東:




3、所謂“女友”問題

“回憶錄”編造了那麼多假東西,其中還有一個所謂毛與什麼“女友”的關係問題。有的竟說成是吳旭君告訴李志綏的。

在這裡,吳旭君鄭重聲明,李志綏從來沒有向她問過這樣的問題,她也從來沒有回答過李志綏這樣的問題。

李志綏編造四人“大被同眠”,簡直是下流無恥。毛澤東的不少生活習慣,人們都已熟知了。他睡覺只蓋毛巾被,春夏秋冬四季如此,隨著氣候的變化只不過多兩條少兩條罷了,根本不用什麼“大被”。他睡的床,一半的地方堆著高高摞起的書,睡覺的地方只有一半,歷來如此,怎麼可能睡上四個人呢?真是天方夜譚!李志綏居然編出這些奇聞,還對吳旭君進行栽贓,真是太卑鄙了!

我們在毛澤東身邊工作多年,同他接觸和交談比較多,對他的為人和生活是相當了解的。

毛澤東對女同志一向十分尊重,對待女同志(當然對待男同志也是一樣),不論老、中、青,他都很講禮貌。他說過:“我歷來尊重女性,支持弱者。”

毛澤東很喜歡和年輕人交談與交往,無論男女都一樣。他認為年輕人思想單純,不世故,熱情活躍,肯講真話,通過他們可以了解青年人的思想與社會人際關係的真實情況。

毛澤東的臥室、辦公室、會客室從來不關門、不插門、不上鎖。毛澤東的個人私生活以及人際交往,光明磊落,沒有什麼不可以告人的


[1]

牛B言論


[引用] | 作者 | 27th May 2008 15: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相信這一篇。。。


[引用] | 作者 土豆網 | 29th Nov 2011 17: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