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無名氏 | 2nd Jan 2007, 18:41 PM | 趣味話題 | (6311 Reads)
全書連載:歷史的真實——評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林克 徐濤 吳旭君

目錄

第一部分 李志綏其人

第一章 李志綏其人
第二章 謊言與事實
 (一)關於中共八大
 (二)關於毛澤東發動整風和反右派鬥爭的動機
 (三)關於一九五七年米高揚秘密來華
 (四)關於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期間的兩件事
 (五)關於中共八屆九中全會和廣州會議
 (六)所謂毛澤東批評陳雲的批語
 (七)關於逮捕江青
第三章 李志綏其書
 (一)精心制作的政治宣傳品
 (二)集體創作的“回憶錄”成書過程
 (三)蚍蜉撼樹


第二部份 還毛澤東真貌

第一章 李志綏有什麼特殊身份?
第二章 李志綏和毛澤東究竟是什麼樣的關系?
第三章 李志綏是一個怎樣的保健醫生?
第四章 從李志綏對毛澤東的人身攻擊看李志綏的人格
第五章 毛澤東臨終前,李志綏在哪裡?
第六章 我們眼中的毛澤東與周恩來
第七章 “回憶錄”中對毛澤東會見尼克松一事的情節編造




前 言

今年年初,我們聽說李志綏出了一本《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當時沒有太留意。我們和李志綏共事多年,對他的情況是比較熟悉的,憑他對毛澤東的極其有限的接觸和了解,能寫出多少東西呢?

後來,得知一些西方傳媒對李志綏的這本書大事吹捧和渲染,使我們覺得李志綏“回憶錄”的出現並不簡單,看來在這本書背後大有文章。

我們找來李志綏的“回憶錄”仔細看了,果然如此。

這本書名為李志綏的個人“回憶錄”,但我們很清楚,以李志綏個人的經歷和能力,是絕對寫不出來的。應該說,是一些西方人士直接插手這件事,通過李志綏的口,來說出他們想要說的那些話。他們所看中的,正是李志綏當過毛的保健醫生的這個身份。

李志綏和這本書的其他參與者們以為,這本“回憶錄”一出來,別人就會把書中所寫的都看作真實可靠的事情,他們甚至說中國共產黨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都要因此而改寫。這顯然太荒謬可笑了。這本書造假的手段的確很不一般,經過了不少“高手”的精心策劃、編排和捉刀。但在我們這些十分熟悉實際情況的人看來,全書漏洞百出。李志綏等人忘記了一個起碼的原則:歷史是不能編造的,謊言並不難被戳穿。何況那些參與捉刀的人,遠在海外。對毛澤東周圍的情況實在太隔膜,一編起故事來,總要弄得牛頭不對馬嘴。所以,讓讀者了解歷史的真相,對於曾經長時間在毛澤東身邊工作的我們來說,是義不容辭的。

正當我們著手寫這兩篇文章的時候,李志綏死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們為失去對質對像而感到遺憾。本來,我們是很想同李志綏就他的“回憶錄”中涉及的重要問題逐個對證的。如今,這已經是不可能了。但我們還是應該把它寫出來。只要是抱著客觀和公正的態度的讀者,把那本“回憶錄”和我們的文章細心地對照一下,便不難辨別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我們都是在新中國成立前就受過高等教育的。林克畢業於燕京大學,徐濤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院,吳旭君畢業於上海國防醫學院。我們早在李志綏之前就來到毛澤東身邊工作,同毛的接觸和了解,遠比李志綏要廣泛和深入得多,單憑我們的記憶,差不多就可以判明在李志綏的“回憶錄”裡哪些是假的,而這本“回憶錄”的假東西實在大多了。

為了對歷史負責,我們沒有單憑自己的回憶就來寫這兩篇文章,我們還花了許多時間,到中央檔案館查閱大量材料,包括摞起來足有二三米高的毛澤東病歷檔案,找出由李志綏親筆簽名的接任毛澤東保健醫生的接班記錄、毛澤東臨終前的護理記錄和搶救記錄,還採用了毛澤東的一些手稿。這些證據的權威性,自然不是李志綏書中那些信口胡說所可比擬的。

我們還采訪了汪東興、吳階平、黃樹則、閻明復、孫勇、陶壽淇、王海容、唐聞生等幾十位重要的當事人。書中的有關訪問記錄,都是我們記錄下來後,又經他們本人作過核定。這些是當事人的證言。

這些證據和證言,已經收錄在我們這兩篇文章裡。

我們在文章中所澄清的事實,只是我們所接觸和了解到的李志綏“回憶錄”中涉及的一些基本的和重要的問題。可說的話,當然不只這些,但我們覺得這樣就已經夠了。

我們注意到,李志綏的“回憶錄”出版以後,海外輿論很關注我們三個人的態度,對我們一直沒有公開表態有這樣那樣的猜測。讀者們只要看一看這兩篇文章,知道我們為寫這兩篇文章下了多少功夫,就會明白我們的態度了。

多年來我們都發表過一些回憶毛澤東的文章,現在從中選出四篇,作為本書附錄,重新發表。

[1]

  这么多人质疑李的私德无非是说:没人能质疑李说的真实性.
  恰恰相反的是:天子无私事,以前皇帝的脉案都是要公开的,因为皇帝的健康是国家公器所在.这和普通患者的隐私权完全不搭界.
  有人说他泻私愤,问题是某怎么让那么多人有私愤呢?当上亿的公民对某某都有私愤的时候,这还叫私愤吗?
  毛是个无知的顽童,在反复折腾一件玩具而已,问题是他的玩具大了点,几亿蝼蚁草芥尔,身为蝼蚁而不自知,不亦悲乎?
  现在还有人这样捧毛的隐睾,无非是不满当今右派当权集团而已,难道我们要走上战乱之图吗?不,我们不要东方暴烈的革命和专政了,我们要渐进的民主之途
  


[引用] | 作者 妈妈的 | 17th Apr 2008 05: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