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無名氏 | 14th Oct 2006, 21:51 PM | 歷史 | (562 Reads)

平均分: 8.00 | 評分人數: 2

從<<劉黑闥傳>>看中國"正史".

 



前言:作為一個祖國歷史的愛好者,相當幸運,流傳下來的政治史資料,遠較哪些"失落文明",諸如瑪雅,印度之類,詳細完整得多.很可惜的是,由於中國長期以來,"撰寫"歷史的權利,一直為官方打手所把持,令到二十五史的失真,非邏輯,偏頗等頑疾-久聚而不散.到了明清年間,由於官方對士子們的意識與學術的箝制,更什於歷代,問題漸趁惡化,留下影響,禍延至今!




莫在三五之年,筆者正值弱冠,因時日無聊空閒,為了把發時間,於是便前往家中附近的圖書館,借了一本磚頭般厚的<<資治通鑑>>,回家後,輕輕一翻,結果,出現在我眼前的,正好是●卷第一百八十九[註1],內容大概是講述有關劉黑闥的事績.初時稍微一看,心想:"他是誰呀?一個奇怪的名字!"因此對於其生平軼事興趣不大,可是,當我稍稍一看文章.立即被這一位出身貧寒,但智謀膽識,皆不遜於"少年英雄"李世民的農民起義軍中領袖的英雄事績,深深吸引,於是我便開始了延伸閱讀其他與他生卒敗亡相關的史藉,文章.

結果,不但沒有令筆者對"漢東王"[註2]的認識,有著更深一步的了解,相反,吾對其前後矛盾和對唐軍失敗隱而不宣,或一筆帶過以及評論時有失公正,感到異常憤怒(特別是劉昫等人所撰的<<舊唐書>>).例如在傳中,描述漢王被殺的經過.

誰殺黑闥之謎.

"黑闥為王師所蹙,不得休息,道遠兵疲,比至饒陽,從者才百餘人,眾皆餒,入城求食。黑闥所署饒州刺史葛德威出門迎拜,延之入城。黑闥初不許,德威謬為誠敬,涕泣固請。黑闥乃進,至城傍,德威勒兵執之,送於建成,斬於洺州,山東復定。"[註3]

但是在同傳中的"史臣曰",則這樣寫道:

"黑闥、開道,勇而無謀,顧其行師,祗是狂賊,皆為麾下所殺,馭眾之道謬哉。[註4] "

上文明明清楚列明被葛德威出賣,交給"隱太子"李建成殺害,結束其轟轟烈烈的一生.而下文則說他為部下謀害.沖突之處顯而易見.

洺水城攻防戰.

有讀者或許用修編時間,過於短促[註5],以致成書前無法校對,錯誤在所難免,應當見諒.從整體上,並不妨礙"正史"的可信度.不過,所謂正史的問題,還不只這些,他們當中所記載,假如諸位看官,有時間將各史書上,記載相同事績,出入之大頗令人驚訝.而且御用文人所記之事,很大的情度上是偏向於勝利者,如:

"尋從太宗擊劉黑闥於河北,有洺水人以城來降,遣(羅)士信入城據守。賊悉眾攻之甚急,遇雨雪,大軍不得救,經數日,城陷,為賊所擒。黑闥聞其勇,意欲活之;士信詞色不屈,遂遇害,年二十。"[註6]

這一段,表面一看,略似無疑,但只要稍加思索,便會發現.作者將唐軍之敗,歸咎於天氣之惡劣,我承認軍人所言的"天時","地理","人和"等對戰爭的勝負有一定的影響,但是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事情是相應的.大雪遍地,固之然對唐師的行動造成一定的阻礙,這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為夏方效命的將士,面對著風雪交加之日,他們自己移動及搬運攻城武器時,難道他們不會受天時之限,而深受其苦嗎?除非劉方這一邊的人員全部都是天兵神將.否則面對這種形勢,雙方士兵都不能正常作戰.不過<<舊唐書>>卻一面倒地說:"賊悉眾攻之甚急,遇雨雪,大軍不得救,經數日,城陷,為賊所擒。"忽略了河北軍在同樣為雪天所困,雙方皆沒有任何優勢可言,假如不對此加以思考,必被作者誤導.

這一種將帝王所指揮的戰爭勝利則大書特書,唯恐缺失.而對錯誤失敗等不光彩的一面,往往隱瞞其細,或隨便找一個代罪羔羊,呼籲了事,這一點在類史書中屢見不鮮.不足為奇!

決戰前的相持.

筆者繼續使用本傳的事實作為對比,在對於劉李二人在洺水之戰前情況,<<舊唐書>>是簡單地描述道:

"三月,太宗阻洺水列營以逼之,分遣奇兵,斷其糧道。黑闥又數挑戰,太宗堅壁不應,以挫其鋒。"[註7]

<<通鑑>>的記載則剛好相反,兩方人馬不但沒有因多次交鋒,而兵疲馬倦,暫時小休,重整軍勢.而且不斷交手,雙方互有勝負,激烈情度可想而知:

"三月,世民與李藝營於洺水之南,分兵屯水北。黑闥數挑
戰,世民堅壁不應,別遣奇兵絕其糧道。壬辰,黑闥以高雅賢為左僕射,軍中高會。李 世勣引兵逼其營,雅賢乘醉,單騎逐之,世勣部將潘毛刺之墜馬;左右繼至,扶歸,未 至營而卒。甲午,諸將復往逼其營,潘毛為王小胡所擒(戰勝唐軍,板回一仗)。黑闥運糧於冀、貝、滄、瀛諸
州,水陸俱進,程名振以千餘人邀之,沉其舟,焚其車。 "[註8]

"秦王世民與劉黑闥相持六十餘日。黑闥潛師襲李世勣營,世民引兵掩其後以救之, 為黑闥所圍(英明一世的李二公子,今次終於被"偷襲大行家"劉黑闥算到)。尉遲敬德帥壯士犯圍而入,世民與略陽公道宗乘之得出。道宗,帝之從子 也。"[註9]


唐軍決堤淹殺己方士卒.

之後,由於唐宗其絕糧之計生效,迫使劉元帥不得出戰迎擊,<<唐書>>對於戰況描述如下:

"黑闥城中糧盡,太宗度其必來決戰,預擁洺水上流,謂守堤吏曰:「我擊賊之日,候賊半度而決堰。」黑闥果率步騎二萬渡洺水而陣,與官軍大戰,賊眾大潰,水又大至,黑闥眾不得渡,斬首萬餘級,溺死者數千人。黑闥與范願等以千餘人奔於突厥,山東悉定。"[註10]

而<<通鑑>>則是:

"世民度黑闥糧盡,必來決戰,乃使人堰洺水上流,謂守吏曰:「待我與賊戰,乃決 之。」丁未,黑闥帥步騎二萬南度洺水,壓唐營而陳。世民自將精騎擊其騎兵,破之, 乘勝蹂其步兵。黑闥帥眾殊死戰,自午至昏,戰數合,黑闥勢不能支。王小胡謂黑闥曰: 「智力盡矣,宜早亡去。」遂與黑闥先遁,餘眾不知,猶格戰。守吏決堰,洺水大至, 深丈餘,黑闥眾大潰,斬首萬餘級,溺死數千人,黑闥與范願等二百騎奔突厥,山東悉 平。"[註11]

明顯地,兩方我記述結果雖然相同-北軍戰敗,但過程則有出入.我則認為<<通鑑>>記載,除了較為詳細,而且較為合乎情理.關鍵在於究竟是唐軍擊敗劉方精銳,才決堤淹殺,抑或是兩者交戰正酣的之際,用水攻分出勝負,假如實況是好像<<舊唐書>>寫道:"黑闥果率步騎二萬渡洺水而陣,與官軍大戰,賊眾大潰,水又大至,黑闥眾不得渡,斬首萬餘級,溺死者數千人。"在這一次交手中,究竟有沒有唐軍的戰士在水淹中,同樣地溺死呢?

有人可能會為李世民辯護,大可在擊敗"賊匪",命所有的士兵回在安全之地,再用水攻,初步一想,在邏輯上勉強可行.但對於有一點行軍常識的人,都會相當明白,擊潰敵人,絕對不可給予喘息的機會,必須乘勝追擊,以防敵人重整軍勢.假如當時唐軍撤退,這樣,北軍就可從容不迫,回到河北,到時或戰或退,則不受唐軍控制.因此當時的情況必然在突然之間,水攻殺敵,雙方前鋒皆走避不及,同被淹死.當日究竟多少人溺斃,其實一樣語焉不詳,究竟這數千人只是劉軍的死亡人數?兩方共計溺斃數千?唐軍溺斃數千?沒有準確明言.

要了解這一點的真相,對於了解李世民的為人相當重要,在過去不少的庸才,人云亦云,盲目相信史官片面之言,無條件地接受是古中國難得一見的"好皇帝"的結論.但是假如他本人為了勝利,而不擇手段,以犧牲,大屠殺低層"官軍",以換取勝利,這與過去史家,對他為人的描述,有很大的出入.必須深究!

後記:文章基本完成,但是由於經驗貧乏,而且筆者不是科班出身,難免有所缺失,唯望各人指點改善,以求盡善盡美.

[註解]

[註1]:欲看原文請按( http://leftwing.hk-dn.com/bbs/viewtopic.php?t=6373 )

[註2]:指劉黑闥.

[註3]:出自<<舊唐書>>,參考( http://leftwing.hk-dn.com/bbs/viewtopic.php?p=63715#63715 )

[註4]:同上

[註5]:《舊唐書》為後晉劉昫等撰。後晉天福六年(941年),晉高祖石敬瑭命張昭遠等人撰唐史,由宰相趙瑩監修。書成(945年),歷時五年左右,時因劉昫為相,故該書署名劉昫撰。

[註6]:同出自<<舊唐書>>( http://www.hkedcity.net/project/newasia/resources/25/jiutangshu/index.phtml?section_num=193 )

[註7]:同[註3].

[註8]:同[註1].

[註9]:同[註1].

[註10]:同[註3].

[註11]:同[註1].

古按:"唔知完成在之後,可唔可以放上燎原.就算不可以,大家都要比d意見

[1] 讓墨峄

我個新留言板....快來看看

http://leiwai198511.mysinablog.com/


[引用] | 作者 維記 | 29th Oct 2006 21:4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修改了

修改了


[引用] | 作者 先生 | 3rd Nov 2006 15:5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房間換了鑰匙和新的開關

^t^ 祝福您星期六過得sWeEt...


[引用] | 作者 鉛鉛 | 16th Nov 2006 19: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Lisa Kendrick

Bar frill buy testosterone india tall tease. Sometimes where steroids 6 month cycle tax once?! July thing steroids xtr proud listen; Jam leap steroids 5x5 person it... Twenty ham steroids.


[引用] | 作者 buy test cyp | 25th May 2016 19: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